锆君

这里是锆君。欢迎留言和私信。
khr堆文站→zrzsqgq/人形几何
APH仏英→林哲玄
全职相关→rrr
微博→zrzsqgq
贴吧→锆君
兴趣爱好广泛,一般无雷,杂食。
话多,话超级多。
总之在寻找一起玩耍的小伙伴。

2016,转折。


云端

哭到肺疼。

我喜欢读书,似乎可以通过阅读躲到另外一个世界里。

我喜欢写作,似乎可以通过写作躲在我构筑的世界里。

至少我的文字是坦诚的,自卑也好自负也罢,伴着平静之下歇斯底里的悲剧情节。即使笨拙,却也都是真心实意。

有时候有对的文字或者对的人,就是无上的幸福了。

唉。

也就是个人闲谈的那种感觉,偶尔也想要发发牢骚吧。

世界上哪来的那么多宇宙警察,之前xxx的时候我觉得现在这个风气怪怪的了。

抄袭有实际确切证据批判也就算了,敏感性内容就是灰色地带,有人能接受有人不能接受是很正常的。

可能世界上真的有很多人在网上闲着没事干,用小号源源不断喷吧。产出者的热爱多少都是有限度的,想做所以做,不开心就算了。你自己不喜欢的东西,还有别人喜欢。

可是……

毕竟她是个那么好的人,我之前出坑很久回来进一步产出也有一定的原因。

之前我看见的不愉快多是心里有个疙瘩,那种地上一块小石子绊倒了的感觉,当时就想离开了。后来还是感觉算了吧,至少把坑填了,只可惜挖坑太多,至今没有填完。生活上最近又遇到一些事情,更新也难以维持,虽然我努力更过。

后来,听说了那样的事情。唉。

我从不CP毕业。只是不会再看,不会再写。说起来我自己产出的时候是不看同CP文章的,会串起来。之前那段时间也不对,看了些非文艺研究类的,反而有科普说明文的意思了。不合适,检讨。


杂谈-情感是一种信息

即使想要隐瞒,但写出文字,作出旋律,画出图像不可避免会暴露自己的内心。

但无论如何坦诚,却又终究会有所隐瞒。

从事非机械劳动的人每一次都会有差别吧。想要爱或者想要被爱着。过往的有一天,在我精神状况有些问题的那段时间的一个晚上,曾经毫无保留地表达崩溃与占有,更多的却又有毁灭的意味。但对方已经不是对我来说对的人了,所以没办法进行沟通。不了了之。

不要对精神处于不健康状态的人强行背负责任,毕竟多数时候自己意识到了,但是却没有办法。伪装能够正常生活的样子,但是其实已经开始出现混乱了。

纤细敏感的性格的人更容易受到伤害,性格沉默谦逊的人很难让人想到这类人的温柔。

说真话的话,是害羞吧。

从困难的时期走过来之后的世界更加的宽阔了,心变得宽阔了。放下一些责任,为了追寻自由,做出徒然的斗争。

我曾向往过一个不自由的自由。


杂谈-当我哭泣的时候

有人一巴掌呼上来 %1

有人皱着眉毛哄 '@1

有人陪着一起哭 '6

有人会说哭累了要补充水分 '4

有人问怎么了 是啊 究竟是怎么了

最近情绪又容易失控了,从非常正常的开心聊天到想到很远的地方哭泣到全身发抖不超过一分钟,不说无法抑制,而是没有意识到就已经那样了。

并非绝望,也并非感动,而像是控诉着不知道什么。


Made with #fragment_app @fragmentapp